歡迎光臨石家莊創新教育信息服務中心官方網站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啟航新時代 踏上新征程

課程專線

網站熱門關鍵字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精神

永恒的豐碑∣白求恩、柯棣華精神永放光芒!


今年是白求恩、柯棣華援華抗戰80周年。在吉林大學建校72周年之際,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和中國白求恩精神研究會隆重召開紀念白求恩、柯棣華援華80周年座談會暨白求恩精神研究會史料專業(學術)委員會成立大會。會上,中國白求恩精神研究會副會長馬國慶、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栗龍池兩位專家分別作了專題報告,緬懷白求恩、柯棣華兩位國際友人為中國抗戰、醫療事業,為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的前身——晉察冀軍區白求恩學校的建設、發展作出的卓越貢獻,追思紀念他們的崇高風范和革命精神。白求恩——不曾遠去的英雄

一、白求恩其人白求恩是一個最具世界影響力的加拿大人。大家知道,加拿大作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歷史并不長。在百余年歷史中,加拿大真正具有世界影響力的歷史人物并不多。如果說有這樣一個歷史人物,那就是白求恩。有關他的書籍被譯成24國文字在世界流傳。他是二戰以來,給加拿大帶來世界性影響力的重要人物,他的國際主義已為世界所公認。宋慶齡評價他說:“白求恩屬于加拿大,西班牙和中國,在更廣泛意義上,他屬于一切被壓迫民族和人民。”白求恩的影響力,在中加建交和中加關系發展方面的影響力更加突出。1968年4月,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決心不顧美國反對與中國建交。他對國會議員們說:打開這扇大門的關鍵人物是白求恩,他對中加關系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他要求加拿大歷史委員會,重新評價白求恩的歷史地位,要求政府買下白求恩故居,并在那里建立了紀念館。2018年6月,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加廉和武官高飛代表加國政府向解放軍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贈送的銘牌上寫道:白求恩在西班牙和中國期間,胸懷共產主義理想,為兩國軍民服務,成為兩國人民崇敬的英雄和友誼象征。白求恩的世界影響力,已為歷屆加國政府和越來越多的世界人民所公認。白求恩是一個極富傳奇色彩的戰地醫生。白求恩一生五度從軍,參加過兩次世界大戰,奔走在東西方兩大戰場。他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但從不懼怕死亡。美國記者威廉姆寫道:“人類歷史上,幾乎所有的遠征,都是由軍事家、政治家、冒險家完成的。只有一次最崇高、最人道的遠征,是由一名醫生率領完成的,他就是白求恩。”白求恩是當時北美最著名的胸外科專家,是北美外科學會五大理事之一。他是著名的戰地救護三原則(靠近、盡早、盡快)的創立者,至今被奉為戰地救護的圣經。白求恩是人類醫學史上一位有深刻洞察力的思想家。他的醫學人文思想博大精深,至今仍然令人受益。他是百科全書式的歷史人物,留給我們的文稿有35萬字,還有大量的書信及300余幅照片。其中,他對中國革命的研究,對中共持久戰戰略、統一戰線、人民戰爭理論、延安抗大精神的研究,今天讀來仍具有豐富內涵。

undefined

二、怎樣理解白求恩無私利人的偉大精神白求恩去世后,毛澤東寫下了著名篇章《紀念白求恩》,他把白求恩精神概括為支援被壓迫民族解放的國際主義精神,無私利人的共產主義精神,“兩個極端”的服務精神,精益求精的科學精神和救死扶傷的人道精神。其中最核心最本質的精神,就是無私利人的奉獻精神。毛澤東評價他:“毫無利己的動機”,“毫無自私自利的精神”,“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可以說:“無私利人”是白求恩精神的精髓、核心和實質。應當說,自《紀念白求恩》發表后,白求恩精神沒有遇到過任何大的挑戰。連美國的知名學者都認為:“這篇文章如果去掉共產主義的字眼,就是一篇《圣經》故事。”中國社科院李慎明副院長講過一個故事。他一開始隱去故事的主人名字,給美國學者講了毛主席的這篇文章。美國學者認為:即使你持反共立場。但你不得不承認,白求恩是道德榜樣。但改革開放以來,社會上個別聲音認為白求恩不可能做到無私利人,宣傳無私利人既脫離實際,也脫離群眾。我想就這個問題談點看法:第一,白求恩無私利人精神是一個真實的存在。毫無疑問,白求恩不是天生的道德楷模,他的轉變源于他在加拿大蘇必利爾湖畔為伐木工人當教員時看到的苦難。他說:在這里,我見識了什么是貧病交加,我萌發了同情心,決定要為改變他們的命運做點事情;他的轉變源于他在貧民窟行醫時,看到了“窮人有窮人的肺結核,富人有富人的肺結核”,不改變醫療制度,窮人就沒有健康。他的轉變源于他看到了在西班牙內戰時,西方國家的殘暴和偽善,“不消滅流血的制造者,輸血是徒勞的。”白求恩在給朋友的信中說:“沒有誰比我更了解金錢、美酒、別墅、汽車、郊游、舞臺對人的誘惑,但如果你要為人類福祉做些事情,你就必須遠離他。”這是白求恩在美國特魯多療養治愈肺結核后寫下的“要為人類福祉做些事情”誓言的經過。美國醫生特魯多曾建立了美國第一家肺結核療養院和肺結核研究所。白求恩到療養院時,特魯多已經逝世11年了。但他對特魯多非常崇敬,經常引述特魯多的話來表達自己的志愿:“醫療技術的自身功能是有限的,需要溝通中體現的人文關懷去彌補。”從那時起,白求恩就把為人類進步事業獻身做為人生目標。在西班牙,白求恩不顧安危奔走在槍林彈雨中,經常是從一個彈坑跳到另一個彈坑趕往火線為傷員輸血。他完成了700多例輸血手術,搶救了500多名傷員。他坦然說到:“前線就是刺刀見紅的地方,那里每一刻都會成為人生的最后一刻。”一位美國記者驚嘆:“白求恩幾乎愛上了死亡。”白求恩從1938年1月8日離開溫哥華直到長眠于唐縣黃石口村,在中國戰場整整674個日夜,他完成手術兩千余例,獻血五次,使數千傷員轉危為安。他騎馬和步行上千公里,用行動告知中國同行:“醫生的崗位在前線。”他的手術又快又好,幾乎每次搶救都是通宵不眠,創造了69個小時,完成115例手術的奇跡,他診治了晉察冀成千上萬村民,使根據地人民健康狀況大大改善。他為我軍創建了第一所模范醫院和第一家衛生學校,培養了大批人才。每當別人勸他休息時,他總是在說:“我知道我需要休息,但看到從前線抬下這么多傷員,我能說請讓我休息一下再為你們手術嗎?”他在生命的最后十五天,完成了30余例手術,檢查傷員300多人。在他告別送他回后方的三團團長時,他說:“我十二分憂慮的是前方流血的戰士,假如我還有一點力量,我一定留在前方,但是現在我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一個不遠萬里,援華抗戰,把他的鮮血、才華、健康、生命全部獻給中國人民的白求恩,難道不是一個無私利人的英雄嗎?難道不是無私利人的榜樣嗎?第二,無私利人精神并不否認個人利益,而是倡導把國家、民族、人民、人類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把個人利益放在第二位,并愿意犧牲個人利益的英雄行為。毛澤東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視為黨的宗旨,但從不否認共產黨員、黨所領導的軍人、干部等應當有合理的個人利益。延安時期,當物質條件有所改善時,我軍也發放薪水,戰士1元,排長2元,營連長3元,醫生和技術人員4元,團長至毛澤東一律5元。白求恩來華前,美國援華會承諾給白求恩每月100美元津貼后來沒能繼續實現。他在武漢時還接受了史沫特萊代表美國援華會發給他的250元中國幣的津貼。在延安時,當他花完最后一個銅板時,不得不向八路軍衛生部長姜齊賢說明情況。姜部長報告毛澤東后,毛主席非常不安,馬上批準給白求恩和尤恩100美元的津貼。這也是毛澤東后來給聶榮臻寫信,要求今后每月都要給白求恩100元津貼一事的由來。但白求恩卻捐獻出來用于傷員使用。可見,無私利人是指為了理想和人民利益的獻身精神,而非否定個人利益,這是應當劃清的界限。第三,一般情況下,具有無私利人精神和行為的人是少數。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成為了引領社會進步的旗幟。現實生活中,我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成為白求恩和雷鋒,都成為焦裕祿和麥賢得。但是我們必須倡導和學習這種偉大精神。任何國家都需要英雄引領,印度有了圣雄甘地,才有了民族獨立的旗幟,南非有了曼德拉,才有了民族和解的希望,中國有了戊戌變法六君子,有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有了三百萬為理想獻身的共產黨烈士,才有了引領中國前進的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毛澤東在長沙師范讀書時就講過:國家不振,源于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人多,而無私利人,敢于獻身的人少。毛澤東非常贊同魯迅對國民性的批判,希望中國出現更多的“為民請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不怕流血的人。”而且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一代共產黨人因為做到了這一點而成為民族解放的旗幟。今天,我們許多人也許做不到像他們那樣無私利人,但絕不能嘲笑和否定這種精神的崇高價值。一個國家沒有英雄的位置,這個世界就沒有這個國家的位置。每個國人,都應當對英雄敬仰之,向往之,學習之,而不是相反。第四,在特定條件下,無私利人精神具有一定普遍性。自古以來,有兩個職業最具獻身精神,一個是軍人在前方流血,一個是醫生在舍己救人時舍己。人類醫學史上,在瘟疫流行時,在災害來臨時,在公共衛生事件爆發時,人們越發看到閃爍在醫師身上的人道光芒。當肺結核肆虐北美大地,是白求恩向同行發出呼吁:“一杯水撲滅不了燃燒的羅馬城,讓我們一起行動。”當亞非拉人民缺醫少藥時,是中國2.6萬名中國的白求恩服務受援國人民,并有50多名醫生埋骨他鄉。10多年前,當非典橫行時,是1000多名中國軍醫奔赴小湯山舍己救人。兩年前,當埃博拉疫情爆發,是1400名中國醫生勇往直前。在這種特殊時刻,我們看到的是奉獻而鮮有退縮,看到的是犧牲而鮮有逃兵。這就是無私利人偉大精神在醫界的生動體現。當然,我們今天也面臨道德滑坡的窘境,醫界的某些不良風氣,也在浸染我們行業。我們有時也在痛惜一些人只求物質利益,而對精神之火的普遍無視。但我們應當相信,狂風可以吹滅一根蠟燭,卻吹滅不了一堆篝火。當白求恩無私利人偉大精神之火仍在燃燒時,會有更多的白求恩學子、白求恩傳承人在為它加油添柴。使他照亮黎明,照亮健康中國、健康世界之路。我們應當相信,由毛澤東主席親手點燃的白求恩精神這枚火炬,一定會在新時代燃放出更加絢麗的光彩,因為有無數的接力者在追尋他。(作者:白求恩精神研究會副會長馬國慶)懷念國際友人柯棣華

一、到中國抗日前線去柯棣華本名德瓦卡納特·桑塔拉姆·柯棣尼斯,1910年10月9日出生在印度孟買紹拉普爾鎮的一個家境殷實的高級職員家庭。1936年畢業于孟買格蘭特醫學院擔任助教、醫師。1937年7月7日,日本全面侵華戰爭爆發。11月26日,朱德總司令向印度國大黨領袖尼赫魯寫信,請求支援中國抗戰。印度國大黨很快做出決議:派遣醫療隊去中國支援抗日。在舉國上下一片“援華熱”的浪潮中,柯棣尼斯毅然放棄了已經擁有的穩定職業和考取英國皇家醫學院進一步深造的機會,于1938年8月參加了印度援華醫療隊。1938年9月1日,醫療隊從孟買亞歷山大港出發,9月17在廣州登陸,輾轉到達武漢、重慶。在武漢,柯棣尼斯等會見了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的周恩來、葉劍英等領導同志,對中共的抗日主張和戰略方針有了初步了解,經過同國民黨方面的情況作比較,醫療隊最后決定參加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戰爭。為了表示支援中國人民抗日救亡事業的決心,醫療隊成員特意請中印學會會長譚云山給每人取了一個中國名字,在字尾分別加綴了一個“華”字,柯棣尼斯從此改名稱為“柯棣華”。醫療隊經過努力爭取到國民黨同意放行北去延安的前夕,忽然傳來柯棣華父親去世的噩耗。大家勸他回國處理父親的喪事,但看到日本戰機對重慶瘋狂轟炸造成的慘不忍睹的狀況,柯棣華毅然決定留在中國,參加抗戰。

undefined

二、“假如我不能和你們同生死,就不配在八路軍里工作”1939年2月12日,柯棣華一行到達延安,受到了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及延安各界的熱烈歡迎,并被安排在八路軍醫院工作。11月4日,柯棣華等經過多次申請才獲批準,從延安出發,于12月19日來到晉東南八路軍前線司令部。朱德總司令把他們安排到129師771團,參加了武鄉戰斗和洪水戰斗等戰地救治工作。1940年3月,柯棣華等被派往晉察冀軍區。半年時間他們輾轉數千里,風餐露宿,多次通過敵人封鎖線,一路上還為大量傷病員診治、做手術。8月17日終于來到河北省唐縣葛公村,受到晉察冀軍區白求恩學校及其附屬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和邊區軍民的熱烈歡迎。隨后,柯棣華被分配到白求恩學校任外科教員。1940年9月,“百團大戰”第二階段戰斗打響了,柯棣華等堅決要求到前線去。時任白求恩學校校長的江一真不同意柯棣華去,因為之前已經了解到他患上了絳蟲病。但在柯棣華的強烈要求下,江一真只好同意了,但條件是:不可直接參加火線救護、不能連續工作10小時以上。柯棣華與同志們在戰斗前沿搭起了手術臺,戰斗在激烈地進行,手術臺上方的屋頂被震得直顫,情況十分危險。大家考慮到柯棣華的安全,一再要求他撤下去,他卻堅決不肯,甚至發火說:“假如我不能和你們同生死,就不配在八路軍里工作!”就這樣,柯棣華和大家在前線工作了13天,直到戰斗結束,共救治傷員800多名,并為其中558名傷員施行手術。在戰斗最緊張的時候,他曾連續工作3天3夜沒合眼,堅持在工作崗位上。三、“我對你們的學業負責任,也就是對抗戰勝利負責任”柯棣華在前線時,江一真接到毛主席讓他立即取道延安回印度的電報。因為他已經過了預定在中國工作一年的時限。但面對戰斗頻繁、傷員很多、醫務人員嚴重缺乏的現狀,柯棣華堅定地說:“這里需要醫生,我不能走!”為了盡快提高自己的漢語水平,以適應教學工作的需要,柯棣華堅持刻苦學習中文。隨著漢語水平的逐步提高,授課能力得到了顯著改善。在十分繁忙的教學工作之余,柯棣華還擠時間編撰了《外科總論》。這部著作密切聯系游擊戰實際,提綱挈領,深入淺出,非常適用有效。最初,學員們覺得柯棣華能夠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參加抗戰就很不容易了,教學上有了問題有時也不好意思發問。柯棣華得知后,激動地說:“自從我參加了八路軍,便自以為是其中一員了。沒想到你們把我當客人,這真使我難過!”又說:“我對你們的學業負責任,也就是對抗戰勝利負責任,我希望你們能與我真誠相見,這樣才有助于教與學。”他誠懇的態度使學員們深受感動。四、“我決不玷污白求恩的名字”1941年1月,聶榮臻專門找柯棣華談話,請他出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院長。當時,柯棣華認為自己不適合做行政工作,經江一真鼓勵,才接受了這一光榮的任務。在就職會上,柯棣華激動地說:“這是白求恩工作過的地方,我決不辜負你們的期望,決不玷污白求恩的名字,我要像他一樣,獻身于你們和我們的、也屬于全人類的反法西斯事業。”為了搞好醫院工作,柯棣華閱讀了所有能夠收集到的白求恩的遺文和書信,拜訪了許多與白求恩共事過的同志。他非常欽佩白求恩的科學態度,像白求恩一樣開拓進取,創新工作,制定了教學實習、領導干部輪流查房、醫生護士周工作匯報會、傷病員排班等許多切實可行的管理制度。柯棣華和白求恩一樣對工作極端負責任,帶領大家不分晝夜,在非常簡陋的條件下為傷員和老百姓做了許多大手術。一天夜里,他本來已經為10名負傷民兵連續手術到了天亮,剛要準備休息,這時又送來兩個癥病人。大家本想不告訴他,柯棣華得知后,又親自上臺為病人做了手術。事后他嚴肅地對大家說:“作為一個醫生,搶救病人是第一位的事,休息是第二位的事。”他像白求恩那樣,對待傷病員極其熱忱負責。他經常不辭辛苦巡視散布在村子里各家各戶的病房。常常親自護理傷員,甚至親自給病號喂飯。行軍路上,他更是形影不離地跟著擔架走,親自照顧傷病員。他還把自己的被褥、衣服拿給傷員用。當年在白求恩學校及其附屬醫院駐地唐縣葛公村老百姓中傳頌著這樣一副對聯:“華佗轉世白醫生,葛公重現黑大夫”。在柯棣華領導下,醫院各項工作開展的有聲有色,為戰爭勝利做出了重大貢獻。聶榮臻司令員稱贊他是獻身于中國抗戰事業的第二個白求恩。五、“你不要拿我當客人,應該拿我當個能沖鋒的戰士”由于1941年敵人實行秋季大“掃蕩”,加之1942年大旱,造成了邊區軍民的嚴重饑荒。晉察冀軍區為此做出一項專門規定:部隊不得在駐地附近擼樹葉、剝樹皮,那是留給群眾救急用的。生活如此艱苦,健康人尚且吃不消,何況柯棣華還是個絳蟲病患者。聶司令員很關心柯棣華的身體健康,經常囑咐白求恩學校領導,要盡一切努力照顧好他的生活,具體到要給他單獨做飯,要盡量讓他能吃上細糧和肉等。而柯棣華拒絕了對他的特殊照顧,總是和大伙兒一起在大食堂吃飯,在最困難的時候,甚至與大家一塊兒吃黑豆。聶司令員派人給他弄來一些補養品,他也全部分給了傷病員。有一次,軍區衛生部葉青山部長到學校來看望他,發現他又消瘦了許多,深表歉意地說:“邊區條件艱苦而且非常危險,請多包涵。”聽到這話,柯棣華握住葉青山的手,激動地說:“為什么說包涵?葉部長,這‘包涵’兩個字在你們中國是個很客氣的字眼,你怎么能這樣說?你不要拿我當客人,應該拿我當個能沖鋒的戰士!”六、“我將永遠和解放區的軍民一起戰斗,直到流盡最后一滴血”知道柯棣華患上絳蟲病后,江一真和同志們更加關心他的身體健康了。但是,柯棣華卻依然倔強地拼命工作,而且不聽勸阻還參加了夜晚到敵占區背糧的行動。特別是到了1941年6月,他病情加重,開始出現癲癇、暈厥。盡管也采取了不少治療辦法,但就邊區當時的條件,很難取得理想效果。聶榮臻得知柯棣華的病情后,立即指示江一真抓緊把他送到后方去治療,但柯棣華卻堅決不肯。后來,聶司令員親自勸他,他也謝絕了。經過幾年來與毛澤東等中共領袖及與以聶榮臻為代表的八路軍將領和廣大邊區軍民生死與共的戰斗生活,柯棣華對共產主義崇高理想有了深刻認識和向往。有一天,他突然問江一真:“一個外國人可以加入中國共產黨嗎?”江一真笑了,因為他早就知道柯棣華有入黨的愿望,并且認為他已具備了入黨條件。請示上級黨組織后,江一真做了柯棣華的入黨介紹人。1942年7月7日,柯棣華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莊嚴地表示:“我將永遠和解放區的軍民一起戰斗,直到流盡最后一滴血。”入黨后,柯棣華工作更加勤奮,為了適應教學需要,他在抓緊編完《外科總論》講義后,接著又開始了編寫《外科各論》的艱苦工作。到了1942年夏天,柯棣華癲癇頻繁發作,每次昏厥時間也漸次延長。12月8日夜里,他的癲癇病又發作了。消息傳來,江一真立即向柯棣華住處奔去。推開那間低矮的農舍木門,江一真一眼看到躺在炕上的柯棣華那原本黝黑的臉膛,變得十分焦黃,嘴角上掛著白沫和血絲,他的妻子郭慶蘭正在用毛巾為他擦拭。見江一真進門,柯棣華吃力地支撐著要坐起來,并歉意地對江一真說:“沒關系,你去休息吧。”話音剛落,他的病再次發作,全身劇烈抽搐。之后,每隔一會兒就抽搐一次,一次抽搐十幾分鐘。經全力搶救,都未能奏效。12月9日6時15分,柯棣華不幸病逝于河北省唐縣葛公村,年僅32歲。12月18日,葛公村舉行了萬人追悼大會,白求恩學校的師生和方圓幾十里的邊區軍民來給柯棣華大夫送葬。柯棣華的遺體安葬在了唐縣軍城白求恩墓旁。12月30日,延安各界集會追悼柯棣華,毛澤東題寫挽詞:“印度友人柯棣華大夫遠道來華援助抗日,在延安華北工作五年之久,醫治傷員,積勞病逝,全軍失一臂助,民族失一友人。柯棣華大夫的國際主義精神是我們永不應該忘記的。”朱德總司令在追悼大會上講話,同日在解放日報發表了《紀念柯棣華大夫》一文。  

鹿鼎彩票网